• 2009-10-17

    09.10.17

    昨晚一番Brain-storm,大有要洗心革面一番的念头,头疼喉痛一番来得好不痛快!

    照镜子,面有菜色

     《自拍·2》

    记忆似乎更青睐于静止的画面,一个影像囊括了那一段时间的所有心事,喜悲,声响,无限地拓展开来,就像一段旋律可以带出一个阶段的回忆,一切之于这静止的画面全都跃然于眼前——活色生香。

     

    天上的云很像,米其林轮胎宝宝

     

     

    大壁虎

  • 2009-10-09

    09.10.09

  • 2009-10-02

    09.10.02

    我很想通过拍摄来满足我的表现欲,这张的画面让我感到很爽快,我自己都很喜欢看!

    今天的眼光很犀利,看到了很多平时看不见的东西——或许是在平时没有要拍下来的冲动,而今天有了,且很强烈。

    很长时间没喝酒了,今天喝下几杯,这种感觉是久违的,快活的,伴随着些许难受。

    几天前在喝茶的时候想到,茶这东西也许并不怎么好喝,并不美好。它入口的只是涩和苦,而需要去品,之后才有了回甘,这甘甜是那么香,就像要故意与那之前的苦来一场较量,让人忘我地沉浸在这回甘的成功之中——像酒一样,入口让人苦涩、刺痛而回味久远,悠长。好酒好茶的意味多在于此,为何年长之后会爱上这些并不易入口的东西?也许酒茶之味正似人生,是值得去玩味的、品的。积累和沉淀对于人的价值,或许就像那回甘之于茶,醇香之于烈酒。

    我爱喝酒,爱喝茶,也爱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