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6

    07.09.06

    很多人说的话,有不少固然是废话,但是说的人多了,其中一部分自然也是有道理的。

    就拿原来我常常讥笑“海龟“一派所谓作风问题,哈哈。其实也不能叫做作风问题,只是总见他们写的那些“思乡派文学“,看起来总叫人觉得酸不溜秋,有些故作姿态的文字更是贻笑大方。可是,这些当真是没来由的可笑么?现在觉得,这些着实是很正常的。我也想起了祖国,家乡,更不要说在国内的外地会想到老家。察看一些国内景点资料的时候,突然感到中国真好啊,各种景色。计划着假期做一次旅行,看到了河南白云山,还有秦岭,都很想去。昨天李桢还提到了神农架,自然也是很不错,不过及其正值6月左右,蚊子凶猛,就算我有蓝波刀,但若是刀法不精,杀不了几个蚊子,反而便宜了它们一顿饱吸。另外李桢和我说的那种貌似防蚊药的东西,我是不爱用的,我很不喜欢膏状的东西.

     P.S:印尼地震,新加坡也在晃,我到楼下,看见院子里都是人~我从人群中,合衣跃入泳池

    分享到:

    评论

  • 大点的山里都没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