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0

    10.08.10

    这热劲儿似乎慢慢地过去了,哦,我是指天气。晚上在门口抽烟的时候,穿短裤还有点凉呢。

    经过了三年不断地夏天,在5月离开了新加坡后,又在北半球延续了3个月更热的天气,眼见着这热气终于要落下帷幕了,心里对秋风的冲动格外难以抑制。

    晚上发现一只青蛙,这个奇怪的家伙大半夜的贴在我的玻璃上,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分享到:

    评论

  • 从来没想到过拍蛙的腹部,另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