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5

    10.06.25

    我几乎忘记了我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来。

    这几天说了很多话,基本上都是废话,但还挺乐呵

    这个地方应该慢慢活过来,慢慢来吧

    这张抓到了姥爷和小表妹,很快乐的画面,我对按快门越来越谨慎,甚至紧张,总觉得快门的开合记录又断绝了那永远的一瞬间,我总是悲哀又欣喜那些过去的秒啊什么的,一秒过去地简直就像只猎豹那样迅捷,这定格的秒就像被一刀砍在了腰上或者肩上的豹子,让我觉得又痛苦又有劲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