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2

    10.03.02

    断断续续地会想起一些长久以来时常出现在脑子里的词儿。

    视觉的焦点,这个关于画面中最引人注目的所在,任何有意识的一瞥也逃不过寻找一瞥中那无数瞬间的焦点。几年前想到过眼球的对焦:不可能在两点间的移动中实现同一焦距的平移,而是跳跃式的。

    除了这“构造”上的现象,“精神”上或者说“意识”上——控制“构造”的思想上,似乎也有这种现象的存在。就像对精神的哺乳,我总想到一个画面:一个没有乳头的乳房,那是多么令人不堪。我们在任何地方,便向初生之时,本能的寻找母亲的乳头。

    “重点”之于画面的功用正在于此——给予身体的感官刺激,让精神寻得可以吮吸的乳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