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31

    09.12.31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什么也没写,这之间回了一趟北京与扬扬刘茜两口子相聚几天并去了一趟广州与李桢呆了两天,这个12月整体过得非常开心,不过我还是不知道该写什么,今天作为09年最后一天,似乎要留下几句什么像样的话,不过明天跟今天也没什么不同。

    有过圣诞的,有过元旦的,有过春节的,还有夏天算过年的,每年都有这么一个坎儿要迈,似乎迈不好就要摔跤。

    我不想在心中系下一个个绳子疙瘩,就像我不喜欢一个个纪念日

    时间如行云流水,清风拂面——与肌肤摩挲着的干爽床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