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4

    无病呻吟

    我认识的人不多,而仅仅认识的这些人,已经足够令我伤脑筋了。

    最近考虑着年轻群体的心理特征以及弊病,希望从中能总结出来一些什么我也不知道的东西,以让我自己不再伤脑筋,结果这个考虑我最终认为是没有必要,也是我力所不能及的。

    其间考虑到中国人的思维环境,文化基础,宗教,现在的时事,外国的思维模式,系统,国人心理,倒也有点自己认为模糊的大概了。我从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第一页看到,“中国哲学也就是入世哲学”,我觉得这话挺对,孔孟庄无不在教我们如何入世,而我也认为,在这个社会中,当你学会入世之时,别人已把你当做了世外高人了,也就是那些仙圣之辈。我想,这应该不是入世之人所追求的。

    很多言必称尼采的人,有些尚且努力,背了不少段子,看了不少本,用尼采吓唬人,这种装鬼吓人的举动,谁都应该加以阻止,用身边任何武器去唤醒他,以展示生活,而非这些虚得连鬼也看不清的什么狗屁。诸如此类。尼采固然好,但是对于国人,我想虽然不能够相比,就其作用或是说能否陶冶大家,比起李白可差远了。

    这里提一下我的表哥,我记得是学西方哲学,具体的方向好像是伽达墨尔的解释学。我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没有动不动用这些东西来吓唬我,我很喜欢他。

    现在我很怕别人说我是“搞艺术的”——就因为我留了长头发?如此轻浮地就认为人类灵魂的引导者?——我认为的艺术家、思想家,都可称作是人类灵魂的引导者、医生或者别的什么。他们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只是仰望他们那山颠,我很想像他们一样成为英雄,而我现在,也许刚刚起步,也许在山脚下了,更或是在山麓上,而或是原地打转而已。

    我的愿望是能帮助我身边的人,以我认为理想的状态引导困惑的人找到真正的快乐。

    虚伪和谎话都不属于自然,也自然不会是好的

    分享到:

    评论

  • 诚恳
  • 祝小刀越使越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