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7

    09.06.17

    凌晨3点的时候,我冲了杯咖啡喝,觉得这时在屋里喝得憋闷,就打算去屋外走着喝。

    开门时一阵冷空气,我打了个激灵,在六月天穿着抓绒,一杯咖啡两首歌的时间,我在门前晃荡了100米的距离吧:马路对面一户人家电视还没关、路边一辆Camry车内灯没关、刚下了雨可自动喷淋照常进行、月亮长毛了。

    从新加坡来到新泽西,原本以为这和北京同纬度的地方——夏天一样不好过,但这低温对我来说就好像巨大的恩赐!我喜欢被衣服包裹的感觉,这似乎得益于一种由于舒适而带来的安全感,冷一些的话也会让人觉得更平静,当然那种极端的寒冷不怎么让人可以享受。不过冷一些总好过热。

    我走了一会,假装思考和感悟了一番......

    关于“谢谢”:

    它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人与人之间的丑恶也许往往是由于我们每次“谢谢”时,没有实在的感恩吧?如果我们每次都由衷地从内心发出感谢,这种善良或许就能在每个人的心中发芽,粗鄙之人可能偏偏就能不治而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