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0

    09.06.10

    我想起个什么事情,现在就得马上记下来,这意味着我可能隔天或者马上就会把这个事儿忘掉,并且基本不会在没人提醒亦或大难临头之前的短期内想起来;这时我空荡荡的脑壳里只知道有事或者没事,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又或者,那干脆就忘光了!

    于新州家中,此时正值“猪流感”盛行,无处可以远走,穷极无聊之时,我坐在屋檐下听歌喝着冰可乐,天气凉爽且越喝越冷,不时有飞机划过,这是周围所不多的动态。突然听见几声近于愤怒的中文,找寻不久后得知是路对面的一户人家,姑且认为:孩子傻,大人躁,正在做算术。不久,传来决断的关窗声,这想必是要关门打狗了。咱们中国人漂洋过海,还日子不一定能过上,但依旧执迷不悔地这般生活在异乡,褒也好贬也好,我族人总归是很兴盛的。

     

    ps: 今天我第一次见到萤火虫,抓了一只近看,然后放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