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9

    09.03.19

    从木马看到,一个当初的英雄如何变得如此卖弄,搔首弄姿地吸引着一群盲目的蠢娘们儿。

    《黑色的奔驰舞》给他自《丝绒公路》发表后到现在的这段时间——打了个叉儿......X——什么都不是,好似临将交货前一晚,硬灌两瓶啤酒,刺刺拉拉地划拉出来了这么个玩意儿。

    另外说一下人们的狂热,追捧。

    像宗教一样:100%的名词之争,说的是一个东西;只是白种人得信白种神,黄种人得信黄种神。多数人的愚昧给少数人造着福;通过宗教得道的,起码在当初是愚昧的一份子;多数人不指望得道,却希望得到保佑,这些愚蠢的人,什么也得不到,甚至是片刻内心的安宁——那神是什么?不能忘记神的存在,如何忘我。种种善行,都是虚伪地乞求。

    不管他妈的那一套吧!

    这是“”这个伟大的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