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1

    08.09.21

    我就这么一天天数着还有多久能回国,这种越来越临近的感觉很让我开心。

    可是在昨天通宵的时候,我想起了周五一个紧急的活儿,好像有个东西没有给人嘱咐到位,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做得正确,要是错了可又头大了......这种忐忑的感觉让人又难受起来。开导自己,这工作大可不必做,被开了也是种解脱,可是该干还得干,不干拿啥吃饭,妈的......

    Damien Rice《O》听起来真就像来到了去年冬天的成都,有些有意思的回忆,那种舒适的生活如此地吸引着我,宜昌也是如此,我在那里为什么会如此快乐,那里并不发达,相比之下也并不如何繁华——春熙路虽然繁华,而我却也不会怎么去。还是一个上山下乡运动与进城务工运动的区别。

    我是真想能在一个地方好好地待下来,身边来往的人固定下来,就此打住多好。我是真不愿意看着花花世界,光怪陆离地表演蒙太奇,眼花缭乱,全是他妈过眼云烟。而在学校里还必须得学蒙太奇,它是个手法,我不喜欢,为什么把它当作必修课呢?可能是行业规矩吧,方便就业......而电视上流行的影像,我常在公车上看一看,想吐。

    琢磨着弄点儿乐子,让我在计算归程的空闲里可以娱乐,这里有大量时间需要充实,前段时间为了给别人上课恶补了一段Photoshop,想起了很多已经忘记了的东西,原来会的都忘了怎么行?——这算是一个事儿,平时拿着几本儿大宝典翻翻,那种不开机也能在脑子里想象作图的感觉很有意思,特别是在交通工具上的时候,一路下来可以作好几个图,我常常想有没有类似采集卡的东西给我插脑袋上,让我把脑子里的一耙浆糊倒出来让我好好整理一下,分门别类刻成盘。说到这里,我终于准备在路上用起摄像机了,原来为什么一直没有用到,也没有想到呢?摄录下来刻成盘,也算是把我脑子里东西的一部分倒出来了;倒在一个个方块的格子里,上屉一蒸,蒸出来的似肉、似面、似鱼糕,吃起来估计有点儿膈牙,类似咬着了大鱼刺儿,可能脑子里倒出来的东西都是腥不拉及的......今天在地铁小店里闻了好多种擦脸油儿,都很清爽,要是脑子里的东西是那个味儿就好了,我很不希望那跟一碗粉蒸肉似的,想起来就脑子热。

    周五晚上吃饱了回家走在小黑道儿上胡唱歌儿——“你说舍不得那些朋友,我说那是生不来死不带走。”

    词不达意,旋律优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09.09.21 2009-09-21

    评论

  • 你啥时候儿更了,我再新。
  • 你整天盼著回國,
    國內的我們卻奢望著能出國,
    這個世界怎么搞的。。
    回复BeRNIe说:
    我们都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8-10-05 12:46:24
  • 寨这一段儿我不寨的短小的时间里,你已经更新了两篇儿,明后天儿吧,得开始赶超儿一下儿。今天评论的point应该是:哥哥,我很想念你呀,去他妈的屎时差,害我没法儿好好儿跟我哥讨论一些爆炸问题。超级的~
    回复雕儿说:
    有啥新话题讨论?~来来来,管他啥时差~周末见
    2008-09-25 09:23:32
  • 岛。我和你有同感。我讨厌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