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8

    06.05.18——2

    我在一天里需要两次发言,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中午的时候我是出于无聊,而现在,我是喝了一点酒。熟悉我的人知道,我酒风比较凶悍,即使要倒下......也......要倒下的话,我自己也就不知道什么样了......

    最近一直在喝花茶,觉得自己一点品味也没有;倒是在画画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点原来没有想过的新的端倪

    审美的“移情说”,在某些方面我是赞同的,不过,我想“移情”并不是发生得如此的自然而然,我仰头的“线形运动”并没有让我觉得电线杆在向上延伸,我的预知告诉我电线杆已经的高度,致使我看到电线杆的高度没有丝毫的欣喜,或许我只是站在Vervon Lee一个女性的角度上,赞同的是在那个年代里的她的一个说辞——一个感觉,可以在不同的角度变成不同的学科。

    我可能会在这受到女权主义者的抨击,请允许我自己先扇自己几个耳光,以显示自己的不逊连我自己也深为恼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09.05.18 2009-05-18
    06.05.18 2006-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