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6

    07.12.06

    早上六点到了北京,出了机舱觉得这个温度很好,我总算找到了点一年结束的感觉,一年的开始和结束总应该是冬天。北京冬天的空气有股煤灰味儿,常在北京就不会觉得出来,但是这个味道我感到十分苍劲,比新加坡那个腻腻歪歪、涎哒哒的劲儿强一截。

    飞机要降落的时候,我想到了一系列海归影视剧作品,觉得应该学者呐喊一下“祖国我回来了!”,心里用各种语气加上表情和肢体念了几遍,觉得有点好笑。我主要是觉得祖国对我的呼唤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能像美术片儿里那样大地也能开口说话——孩子,欢迎你回来!

    这个煤灰味儿的大地妈妈,我还是挺喜欢的,到家稍作休整,我准备上街逛逛。

    分享到:

    评论

  • 回来啦?欢迎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