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1

    07.10.11

    偶尔想到,之于“技术”、“经验”和“默契”两个词的一些新的想法。

    “技术”在于能够妥善地处理相关的事物还有情况,而“技术”的核心,似乎在于培养一种“默契”——旨在让施用者与被施用者建立“默契”,达到更好的效果。此“默契”一说,与弗洛伊德的“性 说”有类似,却有着不同的出发点,与角度。我想,“技术”无处不需,而学“技术”在于建立“默契”,“默契”是一切合理的根本。

    我们需要与人相处的“技术”,绘画的“技术”,操作机器的“技术”,学习的“技术”;让我们能与人建立交往的“默契”,绘画时使用者与笔与纸的“默契”,人与机器的“默契”,相对于自身的更好的学习……这似乎我们生活的必须手段。而我们的目的似乎在于和周遭培养一种“默契”。

        我们可以认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行为,都在与要与周遭相关事物建立一种“默契”。

        此番过程,首先要学习“技术”,然后获得“经验”,从而由经验产生“默契”。

        而如何拥有获取“默契”之默契,除了总结、思考、自省,这些尽可能做到的,就应该靠自身的“悟性”了。

        时候意识到,这和“先验”颇为相似,而似乎原理不同。
    分享到:

    评论

  • 以前在新加坡认识一个叫郭旻生的,是个男的。国大的博士,江苏金坛人。
    不会是同一人吧?

    刘小忠 0086-13775172962